柳某才开始服软

2020-07-19 14:33

当天下午4点,开发区法院宣布对柳某实施司法拘留的强制措施。在前往拘留所的路上,柳某突然痛苦地告诉法官自己将硬币吞进了肚子,让法官放他回去治疗。

从今年2月起,柳某就与执行法官开始了“斗智斗勇”的“躲猫猫”游戏。

11月11日,怒不可遏的债主雇佣了几人手持管制器械堵住了柳某,要求其马上还债。感到苗头不对的柳某只能报警。派出所救出柳某后通知开发区法院前往带人。

法官在柳某的车上也查到好几本房产证,都是真实的,想必他平时就随身带着这些房产证四处借款。但是,等到法院一细查,其实柳某和公司名下目前有29套房产,大多数是商住两用的小户型,而且都有抵押。也就是说,哪怕对这些房子进行拍卖,也要先偿还抵押部分的款项,这样一来,不知道能够留给22个债主的还有多少了。

这时,柳某才开始服软。他说8家公司生意一般,但是自己就喜欢买房,这几年来,他本人及其母亲、公司名下一共有62套房产,市值4000多万。他向别人借来的大多数钱款也都用于买房。但是如今楼市不好,如果现在卖出,本金利息算起来,亏大了。最后他不得已说愿意配合法院执行。

11月17日,执行法官前往市看守所提审,告诉柳某,他这种行为属于抗拒履行法律义务,严重妨碍了执行公务,依法应当拘留15天。

在所有演出都被识破后,柳某哭了:“要是还了钱,我要崩盘的呀。”

执行法官马上将其送入邵逸夫医院仔细检查——法官也不容易,还要将柳某随身携带的物品一并保管,以防他“故伎重演”。经医院诊断,柳某的情况并不严重,可自体排出。但柳某仍大哭大闹,拒不执行。

次日凌晨1点,柳某第三次被押回拘留所时,突然又称吞了老鼠药……

当晚9点,押解柳某第二次回到市看守所时,柳某又称其吞下了玻璃瓶、钢丝等锋利物品,还痛苦异常地叫喊着,趴在地上干呕。法官不得不又将其送往医院。在经过胃镜、胸部和腹部的x光检查后,医生发现柳某体内除了硬币外,并无其他物品。

而这边,柳某一被拘留,很多公司找上门来,都是日常由他提供会计服务的公司,这些公司也急:哎呀呀,年底到了,他怎么就进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