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且将赌资管理与赌场实际操作指令分离

2020-07-10 15:00

裘力和张正一样,开始通过赌场支付的洗码费挣钱。裘力开始自己联系周围的朋友,都是赌友。通过阿发开始打钱、出码进行网上赌博。他妻子负责转账,负责给赌客转输赢的钱和给赌场转账。最早,裘力在济南的二环北路那里设了个点,后来又把家里的一台电脑拿过去用来上网赌博,到了今年10月初,赌博点搬到了他新开的茶叶店,新买了一台一体机用来赌博。

“张正跟赌场说好了可以先给我50万元筹码,10天一结算,如果10天内我联系的赌客输的钱不到50万,我可以10天后结算,到时输了多少钱我就转给张正多少钱或者张正让我直接转给赌场多少钱。如果10天内通过我联系的赌客输的钱超过了50万元,我必须先给张正或是赌场打钱才能够出码,否则出不了码。”裘力说。

王永德介绍说,在初查基础上,了解到张鹏帐户关联资料,在认定有嫌疑后,在3月18日立案。通过循线侦察,并到福建、云南开展工作,涉境外网络赌博团伙逐渐清晰,遂逐级上报至公安部。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听取汇报后,即予挂牌督办,同时明确要求重点侦控打击跨境赌博团伙的人员链与资金链,并协调中国人民银行反洗钱部门对犯罪团伙涉案资金流等进行深度分析,梳理出该该团伙交易信息25万余条,专案组进一步研判确定赌博团伙核心成员名单,锁定了张正、张鹏等案件关键人物。

2012年2、3月份开始,张鹏知道他转账的钱其实是网上赌博的赌资。这时,老板给他开的工资也涨到了4、5千一个月,在金钱的诱惑下,他铤而走险了。刚开始,张鹏用自己的身份证,办了10几家银行的卡。最开始,他一天跑3、5趟银行,后来学会了在网上转账。2012年,他辞去了工作,感觉跑跑银行,转转账够生活,后期,最高工资一个月能达7、8千。

“我给境外打电话说开工,出码10万元。然后我就告诉他们我的手机号,过了一会儿赌场内就有人给我打过电话来,我就把我家里的笔记本电脑打开,进入赌博网站,就能看到赌场内的实时赌博画面。老刘就通过电话押庄、押闲开始赌博。第一次玩,老刘就输了10万。第二天,他把输的钱转到我妻子的账户上。过了好几天,他又来了,以同样的方式在网站上赌博,这一次他又输了10万元。这中间,老刘通过我联系赌场进行网络赌博有14、5次。”裘力说。

“该团伙通过借用和收买方式建立了大量的防火墙式账号,以图实现赌资的收支不连贯、犯罪所得的逐级隐蔽、沉淀,并且将赌资管理与赌场实际操作指令分离,逃避打击的目的非常明确。”王永德说。

该团伙最先进入公安机关视线的,是负责在赌场和赌客间转账的张鹏(化名)。今年3月初,山东省济南市公安局收到线索,张鹏涉嫌开设赌场。

王永德告诉记者,张正是济南本地人,他发展的赌博客户大部分都是济南人,他们在济南登陆赌博网站,然后从网上赌博,赌博完后剩下的钱从济南通过张鹏转账。

记者了解到,赌场一般有两种筹码,一种是现金码,可以直接换成现金。另一种是泥码,不能直接兑换成现金,需要赌客在赌台上投注,输了的时候泥码会被赌场收走,当赢了时赌场会赔现金码给赌客,客人可以用赢的现金码再去买泥码,或者换取现金,把泥码在赌桌上下注盈利换成现金码的过程就是洗码。

颜录:2011年时,认识了一帮做生意的人,有人介绍说这个赌博网站,有百家乐、龙虎斗,只要想玩,打开电脑,24小时可以下注,就觉得很有吸引力,就忍不住心动了。

颜录:刚开始,我还比较谨慎,一把下注5、6百,到后来,看输的太多,心理崩溃了,都是一把3、4万的下注。

随着侦查的深入,办案民警发现,张鹏是团伙骨干成员张正(化名)的助手,主要负责帮助张正转账。

12月4日,记者在济南是第一看守所内见到了张鹏,他十分后悔自己做过的事儿,被抓前,他的孩子刚出院回家。

“张正和赌客谈好后,我把卡号告诉赌客,赌客把钱打我卡上。赌客输了,就让赌客把钱打到指定账户,赌客赢了,我卡上钱不够,张正就会想其他办法。”张鹏说。

“我以前是一家健身俱乐部的店长,后来因为老板经营不善,我的工资不断下滑,一个月就只有2千块钱。那个时候,我又要装修房子结婚急需用钱。通过朋友介绍找到的这份工作,也就是专门帮忙给一老板进行银行转账。一开始不知道是赌博。老板一个月给我3千块,觉得这份工作也不错,有占小便宜的思想作祟。”张鹏说。

颜录:到2013年,我就不赌了,因为没钱了,前后我在赌博网站上输了700万,欠下了好多钱。差点要卖房子、和老婆离婚了,从家里往外拿钱时都是来回瞎编,骗老婆是做生意进货用的。很后悔,以后再也不赌了。

裘力经营的这个网站主要针对高端赌客,每次最低投注金额500元,最高10万元,通过电话投注的方式进行网上赌博。另一个赌博网站就是77网站,主要针对零散赌客,通过点击方式进行网上赌博,每次最低投注金额50元,最高1万元。

颜录:最开始有赢也有输,是赢的钱少,输的数额要大很多,后来基本上就全部是输了。

“老刘来我家里,每次都是让我出10万元的码。”2014年5月,裘力(化名)从境外赌场回来后,就有资格“打钱、出码”联系赌客参与网络赌博了。所谓的“打钱、出码就是可以直接向境外赌场打电话,拿到赌博用的筹码,给赌客下注。

颜录:没有。十赌九输,任何赌博都没有赢家。人的心理就是这样,我今天输了2千,就想赢回来,而且会越押越大。老是不服气,总觉得自己能赢回来,最后就输得一塌糊涂。我一个朋友,跟我一样在赌博网站上赌博,和老公离婚了,3岁的孩子判给了老公,还借了高利贷,欠了40多万,好好的日子就都给毁了。

赌客上网登陆赌博网站,输入用户名、密码,就可实时参与远在东南亚某国赌场的赌博。11月21日下午6时,公安部挂牌督办“3.18”专案收网行动打响,一起特大涉境外网络赌博团伙被连根拔起。 截至目前,共刑事拘留29人,涉案金额逾100亿元

“看我一直没回来,原来的一帮赌友都联系我,知道有网络赌博这事儿后,都挺感兴趣的,我做赌场经纪人他们也放心。”张正说。

“从立案侦查到收网行动,历时8个月,该团伙的主要架构、运作方式、人员构成逐渐清晰起来。”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分局副局长王永德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该团伙在境外设立实体赌场,通过网络进行直播和虚拟化演示,赌客在网络上进行即时押注。该站点已经运作3年左右,济南代理级团伙有9个,各团伙参赌人员从几十人到一百余人不等,相互之间有交叉作案现象。

张正和裘力曾经是赌友,如今都身陷囹圄。2011年年底,张正偷渡去位于东南亚某国境内的赌场赌博,最后钱都输光了,回不了国就在那打工还钱。最开始,他就在李新(化名)的赌场当接线员。李当时是赌场经纪人,平时负责往赌场介绍赌博的客户。

从国外回来后, 张正给了裘力50万元的额度,让他可以直接和境外赌场联系打钱,出码。这样,赌客通过裘力联系进行赌博的,他就可以挣一笔洗码费,也就是赌场给他的提成。

王永德介绍说,张正也是通过洗码挣钱,他介绍赌客到赌博网站赌博,赌客把钱汇到张鹏的账户上,然后他们给赌客泥码,赌客拿着泥码到网上赌博。到最后赌客不全都输光了的话,手里就会剩下泥码或现金码,或者两者都有,由此就会产生洗码。其中的泥码由他们转账给赌客,现金码也是赌场转账给他们,由他们支付给赌客,按照现金码换成现金后余下的数乘以一个百分比,这就是他们挣的洗码费。

“我好赌,身边好几个朋友都是赌徒。”最开始,裘力也是跟朋友在网站上打百家乐,通过联系张正进行电话投注,2个月,就输了300多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