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在家没事做

2020-07-10 04:01

阿强主要表现为对职场的逃避,以应对职场中各种不适应带来的焦虑感。

“我不是不想工作,我只是在等机会。”落座后,郑老师小心翼翼地切入话题。阿强告诉我们,他理想中的工作,要轻松一点的,不要太下体力,“我毕竟是高中学历”。

他讲起父亲的去世。父亲生前是司机,爱喝酒抽烟,和母亲动不动就吵架,还打人。“我和弟弟,还有妈妈,都被他打过。”阿强小声解释,父亲人已走了,不想说他太多,更不想让母亲听到,勾起伤心。

阿强说,自己找过一些工作,但有的工作太累,他不胜任,也不喜欢。自己又不会为人处世,常受到老板责备,受不了便最终放弃了工作。“我只想找轻松一点的事做,一直没机会。”他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诉求。

去年6月30日,经过10天4次与小龙面对面的探访,海都深读第一篇,讲述了一个只靠电脑提供几乎全部生活答案的“啃老青年”。他和阿强有点像。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林锋说,小龙身上存在明显的社会功能退化现象,与人脱节,与社会脱节,要改变他,爸妈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

生活事件的影响也不可或缺。阿强高二辍学,外出务工,因一时适应不了而遭受他人的指责,从而让其产生了“外出工作是一件很不愉快的事情”的印象,因此会尽量地回避它。

家庭关系,对孩子的心理健康有很大的影响。部分父母将气撒在孩子身上,容易使孩子缺乏安全感,从而导致自卑、懦弱,或者走向暴力极端。阿强的父母经常吵架,对孩子打骂,这对他的健康人格形成非常不利。

当我们遇到问题时,正常的应对模式是面对问题、解决问题。只有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一些应对技能和策略,才能内化为自身内在的“程式”,这也是人慢慢成熟、完善的一个过程。

这是一种心理防御机制。它是指当人们遇到挫折,会放弃已经学会的应对策略和行为方式,恢复比较幼稚、原始的方式,去满足自己的欲望。它可以表现为对人际交往的冷漠、对职场逃避,也可以是对社会活动的拒绝。

不工作,在家啃老。阿强,让我们想起了一个人——海都报去年首篇深读人物《一个非典型啃老青年》中的小龙。

7年前,丈夫因病撒手人寰。二儿子考了大学,工作后每月2000多元收入,勉强维持自己一家的生活。闲坐家中的大儿子,才让她担心不已。海都记者昨日陪同泉州心理咨询协会副秘书长郑晓森老师,一同前往刘女士家,打算听听阿强的心声。

郑老师认为,解决阿强的问题,需要专业的咨询机构帮助。他的问题已经持续十几年,人格发生了改变,并相对稳定。改变需要一个长期、连续的专业帮助。

“聊天时,我注意到他有很多非常夸张的肢体语言。”郑晓森老师认为,阿强的行为,在心理学上属于退行。

说到一半,母亲从屋外忙到屋里,阿强突然沉默起来。见儿子手脚发抖,刘女士生气地朝他使了个眼色。

这些年在家没事做,阿强就上网玩游戏。恋爱没想过,因为没工作,没钱,他不着急,也知道着急不来。“你请人家姑娘喝奶茶,一次花个十几元,第三次第四次呢,还请人家喝奶茶吗?”阿强认为,一切都不晚。他希望自己以后有了钱,让另一半过更好的生活,“否则以我的长相,想找女朋友是容易的”。

郑老师建议,现在的父母教育孩子时,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应尽量让其多尝试、多走出去,哪怕犯错,也是一种经验的积累。同时,对于问题要抱着“早发现、早纠正”的原则,及时寻求专业帮助,千万不要有“等孩子大了,自然就好了”的思想误区。

原因有多方面,家庭教育是最主要因素。阿强成长过程中,父母包办太多。比如学习成绩高低、工作好坏、收入多少等,评价体系都被父母包办了,阿强就失去了“成长”的机会。

阿强的退行性行为,阻碍了他正常发展完善的需求,转变为带有攻击性的言行。如果投射到他人身上,就会想象别人对自己有攻击性。比如阿强面对家人的唠叨,会反抗,甚至会谩骂、殴打母亲。

谈话期间,刘女士一直屋里屋外地忙碌着,走路快捷,做事干练。阿强说,母亲太能干了,自己呆在家中,感觉就像“老爷”一样,什么都不用自己动手。

“不知该怎么说他了,我这人就是乐观,才一天天陪着他这样熬下去。”提到大儿子阿强,52岁的刘女士难掩悲伤。阿强今年32岁,高二辍学后,一直呆在家中。工作找过几个,都没干长。

23岁的小龙,住在泉州市区,因向母亲索要1000元未果,将母亲反锁家里,多次推打;为了要钱砍伤父亲,逼得父亲写下遗书。小龙的母亲求助海都报,他和丈夫不知道这个曾白白净净讨人喜欢的儿子,最近10年是怎么了。

刘女士说,和这个大儿子的关系,已经开始僵化了。她恨铁不成钢,甚至因此动手。

家人也需要改变对阿强“好吃懒做”的指责,要鼓励他走出去,增加他面对社会的信心。最关键的是,阿强自身也要意识到问题的存在,自我调适。

“你是个有想法的人,只是缺乏说干就干的勇气。你愿意尝试着再出发,到离家不远的地方,找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干吗?”郑老师鼓舞着阿强,也十分想听听他的打算。